>>>>

中央農辦、農業農村部首次發布全國鄉村治理典型案例

這些案例既有市、縣層面開展的創新,也有鎮、村層面的探索實踐,有效解決了鄉村治理面臨的一些難點、痛點、堵點問題,在加強基層黨建、完善治理體制、健全治理體系、創新治理方式、提升治理能力等方面積累了經驗,闖出了路子,提供了樣板,體現出較強的實用性、可操作性和可借鑒性。<詳細>
第一類
加強基層組織建設,密切黨群干群關系

  • 構建黨建“同心圓 ”:福建省泉州市洛江區羅溪鎮

    羅溪鎮《黨建“同心圓”激活基層治理神經末梢》的案例,展現了羅溪鎮在村民小組中建立由黨員、小組長、各類人才組成的黨群圓桌會,整合務類社會組織和社會資源,推動特色經濟發展、調解矛盾糾紛、調整產業結構、夯實人才隊伍。

  • 黨建引領·活力村莊:湖北省黃石市大冶市

    堅持市鎮村三級激勵,市級每年表彰100個先進村莊理事會、100名先進村莊理事會長,鄉鎮黨委同步表彰一批先進村莊理事會和村莊理事會成員,村黨組織每年評選一批支持理事會工作的群眾,全市上下形成了鼓勵理事會干事創業、服務農村發展的濃厚氛圍。

  • 織密三級黨建網格: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

    與瀝北社區類似,通過區領導掛點包村、選派第一書記駐村等多措并舉,南海全區27個軟弱渙散基層黨組織被精準整頓,基層黨組織的戰斗力進一步加強。

  • 黨建引領社會組織協同治理: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區唐昌街道戰旗村

    戰旗村黨總支書記高德敏介紹,通過理清黨建引領城鄉社區發展治理思路,細化治理措施,戰旗村規范黨組織領導下的村民協商議事機制,黨組織定期聽取居民委員會、議事會、居民監督委員會等自治組織報告,同時嚴格落實“三問三亮”“三固化、四包干”工作制度,街道、社區...

  • “三線”聯系群眾工作法:陜西省安康市漢陰縣

    通過黨員聯系群眾、人大代表聯系選民、中心戶長聯系村民的形式,推行管理網格化、服務精細化的“兩化”管理服務,織密聯系群眾網絡,積極建設以村黨組織為核心、村民代表大會為決策主體、村委會為執行主體、村監委會為監督主體、村級經濟組織為支撐、社會組織為補充...

第二類
自治、法治、德治,探索“三治”結合
例如,北小營鎮仇家店村積極探索完善具有普適性的村規民約,強化常態做法、長效機制,將環境整治納入村規民約,提升村民的積極性和主動性,推動實現“生態宜居、鄉風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”的目標。
有事情先民主協商,把村里一些德高望重的人和當事人都吸收進來,讓大家提出意見,在此基礎上再進行細化,最后形成決策,這樣基本上各方利益都照顧到了,大伙兒就滿意了。
2013年以來,桐鄉市先行先試,探索開展自治、法治、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實踐,形成了“大事一起干、好壞大家判、事事有人管”的鄉村治理新格局,為促進全市經濟社會平穩健康發展提供了有力保障。
惠州充分發揮法律顧問律師的作用,在村(社區)開設法德講堂,組織律師開講。同時,建設“惠州E普法”平臺和縣(區)各類網上法律服務平臺,組織法律顧問律師進駐提供服務。
在尊重群眾意見的基礎上,紅寺堡區在代表評選時明確“三不推五優先”的原則,即長期外出務工、違法違規、誠信缺失的堅決不推,優先推選辦事公道、仗義執言、群眾威望高、熱心村級事務和致富能人。
第三類
現代技術、積分考評,創新治理方式
  • “社區通”智慧治理:上海市寶山區

    “社區通”,實踐一年多來,全區453個居委、104個村全部上線,50萬名居村民實名加入,覆蓋40萬戶家庭,4.7萬名黨員在網上亮身份、起作用、受監督,已經成為了寶山的社情民意顯示器、問題解決推進器、基層組織力放大器。

  • 村務工作標準化管理:上海市金山區漕涇鎮護塘村

    以“四張清單”明確村干部權責范圍、用“三個到底”健全基層管理模式的基礎上,護塘村還重新修訂了村民公約,形成了12條公約內容和16條具體操作章程草案,再發至每戶村民進一步征求意見,反復討論后由村民簽字認可,形成一部治村“小法律”。

  • 村民說事:浙江省寧波市象山縣

    在象山,通過“村民說事”成功助推鄉村振興的,不只有墩岙村,類似可喜變化,還能廣泛見于高泥村、溪里方村、方家岙村、旭拱岙村等行政村,各村依據各自實際,將“村民說事”進行了再創造再升級,并成功運用于村莊建設、產業拓展、鄉村文明建設等諸多方面,真正實現了...

  • 村落自治:湖北省宜昌市秭歸縣

    2012年以來,秭歸縣找準自身定位,開展 “幸福村落”創建工程為契機,大力實施治理單元下沉,探索形成“村黨組織—村落黨小組—黨員”和“村委會—村落理事會—農戶”的村級治理模式,即村落有黨員3人以上的,同步組建黨小組;

  • 村級事務管理積分制:湖南省婁底市新化縣吉慶鎮油溪橋村

    近年來,油溪橋村以創新村級事務管理積分制為“杠桿”,撬動鄉村治理改革,帶領全村群眾不等不靠、自主脫貧,村民人均純收入從2012年的3800元提高到1.

第四類
針對突出問題,尋找有效解決方式
1
紅白喜事規范管理:河北省邯鄲市肥鄉區

經過治理,肥鄉區紅白事大操大辦和天價彩禮現象得到遏制,村民紅白事操辦支出大幅下降,平均辦理紅事支出為2萬至3萬元,降幅高達76%至84%;辦理白事支出不到5000元,不及之前的六分之一。

2
小微權力清單“36條”:浙江省寧波市寧海縣

在寧海,“老何說和”專職人民調解室可謂家喻戶曉。調解室聘請群眾威信高、人文地緣熟、法律政策精、熱心調解工作的黨員干部、教師、退休的政法工作者以及新寧海人當“老娘舅”,用百姓熟悉的面孔、親切的方式來化解人們的煩心事、鬧心事。

3
“積分+清單”防治“小微腐敗”:安徽省滁州市天長市

從2015年開始,天長市就在下轄的一個鎮開展了小微權力清單管理的試點,對村里老百姓所關注的“三資”管理和保障救助等村民普遍關心的問題進行了梳理。

4
抓“宅改”促治理:江西省鷹潭市余江區

目前余江區有三種理事會模式。一是協調型理事會。每個家族都有一名成員在理事會中任職,單姓村按照“一房一理事”原則產生,多姓村按照“一姓一理事”原則來產生,保證都有自己的“發言人”。

5
殯葬改革破除喪葬陋習:山東省臨沂市沂水縣

沂水縣殯葬改革入選首批全國鄉村治理典型案例,是對沂水殯葬改革的極大肯定和褒獎,也再一次證明了沂水殯葬改革成果是無可質疑的,改革舉措和模式是可借鑒、可復制,可以在更大范圍、更寬層面推廣的。


体彩p5分析预测号码